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六十八中作为东瓯市少有的全日制寄宿中学,因为坐落于鸟不拉屎的郊外,因而校区极大,光礼堂就有两个。前来参加全市学科竞赛的大部队,考场便设在这两个礼堂中。

其中东瓯市34所报名初中,占较小的一座,考生总人数200,其余九个县市区的42所有资格参赛的中学用另一间,考生总人数400,大致上,还算公平。

林淼跟着姜胜善,沿着校园内醒目的指示牌,往小礼堂走去。周末的学校里还有不少打球的孩子,大喊大叫的,把林淼酝酿了一路的杀气都弄没了。最可恨的还是天气,居然说放晴就放晴了,阳光冲开乌云,洒向大地,宁静祥和得一塌糊涂。

方才要不是那个姓赵的阿公挡路,其实林淼觉得外国语初中和实验中学的见面场景挺帅的,简直就是皇马对巴萨、海南对翔阳有没有!结果被赵乾元生生搅黄了气氛……

话说你就不能晚点出场?等我先坐下了你再暗戳戳出来不好吗?

一点惊喜都没有,还妨碍我拿出《灌篮高手》的BGM……

林淼在阳光灿烂中遗憾地吐着槽,走了足足十分钟的路,才终于到了考场。

小礼堂内,200张桌椅早就摆放到位。

每张桌的桌子,都贴着考生的报名信息。

外国语初中排在右边最靠外的位置,林淼的报名序号是1,座位直接就在第一排。

200个瓯城区的考生鱼贯入内,不吵闹但也不算安静地花了十来分钟才全部坐好。

林淼抬起手一看,时间是8点42,距离考试时间开始,已经只有18分钟。

礼堂的大舞台上,这时走上去十几个人,胸前挂着牌子,看样子全都是监考老师。

站在最中间位置的老师拿着一份考试说明,长话短说介绍和强调了一下考试纪律问题,五六分钟后,试卷便分发了下来。

老规矩,许看不许做。

头顶上几十盏高功率的日光灯亮起,十几个监考老师依次校验考生信息。

就这么一停两顿的,林淼早上刚出来时那副要亮出獠牙的架势,早就被磨得一干二净。

他不着急也不算放松地静静从第一题往下看,手上一边无意识转着笔。

之所以不直接翻到最后一题,那是不想打乱自己的应试节奏,这是心理策略,不给自己增加额外的心理压力,更确保自己绝不分散注意力。

姓赵的中科局阿公,脚步很轻地走到林淼身旁。

林淼抬头看看他,无奈地笑了笑。

这就是当神童的代价了,每次比赛,身边都有人重点关注,拿着放大镜看他的一举一动。

幸好也就是他实力和心性双重坚挺,不然要换个心理素质不行的神童来,恐怕早晚要崩在这种外部观察因素上,俗称薛定谔的崩……

林淼没跟赵乾元说半个字,10分钟很快过去,站在舞台上的老师拿着话筒,轻轻说了句开始,台下200个来自全区各学校最顶尖的孩子,二话不说,埋头就做。

林淼稍微停顿了片刻,先做几次深呼吸,把明显加快的心跳控制住,然后才不紧不慢,按这段时间的训练节奏,从第一题开始往下做。

选择题没玩什么额外的花样,体型设置和难度全都跟林淼所做过的真题试卷八九不离十,从前往后,由易到难,让林淼有慢慢提升状态,并逐渐进入全功率输出模式的过程。

14道选择题,林淼几乎没有任何困难就一蹴而就。

最后两道选择题,难度确实有,但终归不是压轴大题,解题大思路上也有排除法可用。林淼没按部就班完全解出答案,但只凭两次假设,便否定掉了错误项,轻而易举做出了选择。

赵乾元在后头看着,第一感觉诚如林淼刚在才校门口所说,确实一眼看出什么数学上的灵性,只是纯粹觉得,眼前的小孩,确实是个考试的高手。这应试熟练度,简直炸裂……

林淼几乎连草稿纸都没怎么用地弄完14道选择题,接下来4道填空,稍微多花了些时间,前三题还好,最后一题做了5分钟才搞定,大大超出他平时3分钟左右的水平,也不知道是今天的题目太难,还是心态出了问题。但总归是做出来了。

前两个不该丢分的部分搞定,林淼抬手看了眼时间,9点42,时间快过一半。

他来不及有其他多余的杂念,匆忙一瞥,便又继续埋头。

赵乾元站得累了,稍微捶了捶腰。

宫昌吉和钱穆恩坐在不远处看到,宫昌吉朝监考的考试招了招手。

那老师急忙跑过去,随后便轻手轻脚,搬了一张椅子,走到赵乾元身旁。

赵乾元不作声地摆摆手,那老师只好把椅子再搬回去。

而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林淼的卷子已经翻到了背面。

头几道所谓的大题,难度和普通选择题区别不大,林淼势如破竹,一路毫无障碍可言地做到倒数第二题的第二问,才稍微停顿了一下。这题的思路不难,只是计算上莫名其妙的复杂,最后林淼先是算出一个很古怪的数字,再把这个数字往回一套,这才总算得出了最终结果。

只剩最后一题,林淼抬手看表,时间是10点16分。

平时的话,这时候题目都该做完了吧?

今天居然还剩了足足一道大题……

林淼略微有点不可思议,但也没觉得自己发挥得不行,所以如果没有猜错,这次比赛的题目难度,应该是要高于往届的。

正这么想着,考场内便依稀听到有人发出痛苦的啧啧声。

声音很近,貌似就是外国语初中的人吧?

以初二学生刚学完教材,连总复习都没来得及开始熟练度,果然没法应付这样的难度吗?

林淼稍微走了下神,赶紧又把注意力转移回去。

最后一道大题,是一道几何证明和求轨迹结合奇葩题。

但这并不奇怪。东瓯市是数学强市,每年中考的最后一题,都是要剑走偏锋,题型变化毫无规律可言,唯一的出题规则就一条:解法不超纲。

林淼转着笔,脑子先放空了半分钟左右,然后突然拿过草稿纸,开始尝试第一问的各种可能。最后三问,第一问的难度普遍不高,也就跟最后一道选择题差不多,而且往往看似古怪,但解法却有套路,只要套对了,解题思路一下就能清晰明了。

说白了,靠的是千锤百炼的做题经验。而林淼,恰恰就是这方面的行家。

大概是之前做题的手风不顺,这回林淼只尝试到第二种套路,就把第一问给解了出来。

站在林淼身后的赵乾元,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神童他见得多了,靠极强的数字敏感性,一力降十会解题的有之,靠极强的领悟力和洞察力,一巧破千钧解题的也有之,但像林淼这种,分明用的就是“笨功夫”,这叫哪门子的神童?

毕业班的学生,不都是这么玩儿的吗?

还是被应试体系给带歪了?

赵乾元有点看花,眉头也逐渐皱起。

这时解出第一问的林淼,却已经卡在了第二问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礼堂里各种因为卡题而烦躁的声音开始变多,监考的老师忍不住拿起话筒,又强调了一下纪律,那些声响才停止下来。

随后,就又加了句:“还有最后半个小时,再坚持一下。”

林淼听得一怔,万没想到今天的局势居然这么岌岌可危。

原本按他的计划,这时候早该兵不血刃地做完收工,提前交卷走人了啊!

话说有人做完了吗?

杂念一起,貌似就有点收不回来。

比赛果然是比赛,和平时刷题不一样啊……

前世为什么那么多年升不上去,那显然和他本质是个训练型选手,而非比赛型选手是有直接关系的。小学奥数能撑过去,是因为那只是小学难度,初三的全市竞赛,就有点那啥了……

这就是普通211选手的天花板吗?

林淼盯着试卷上的第二问,久久没有思路。站在他身后的赵乾元看了看表,心里大概有了个念头。如果这孩子的水平只是到此为止的话,确实是比较适合读文科。

这最后两问,其实也就高考文科数学的最后两问的难度而已。

不算难,只是需要些许的巧思。

“呼……”赵乾元微微呼出一口气。

林淼听到了,嘴角却微微上扬一下。

他飞快地在卷子上添了两条辅助线,赵乾元见状,轻轻点了下头。

几分钟后,林淼顺顺利利写出了第二问。

抬手一看表,还有23分钟。

他心里骂了句:“我草。”

今天确实是大失水准了……

站了快两个小时的赵乾元,实在有点累了。

他拍拍腰,走到摆在礼堂墙边的一整排座椅前坐下。

钱穆恩还当林淼做完了,走上前问道:“赵主任,写完了吗?”

赵乾元摇摇头。

钱穆恩不由一怔,又接替了赵乾元,走回到林淼身边。

“我草,走掉一个又来一个,换来换去,搞毛啊?”林淼心里嘀咕,突然间却猛地眼睛一亮。

他死死盯着试卷上的图,急急忙忙擦掉解第二问的两条辅助线,又重新另添了一条。

随后差点就兴奋地大叫出来。

狗日的!

这次出题的人,简直是尼玛的老阴逼!

正常人肯定会当三个小问之间是有联系的,谁能想到最后一问和前两问完全不相干啊?!

林淼拿过草稿纸,飞快地由图及数,又由数及图,草稿纸上的式子越来越多,然后又快速消元简单下去,十几分钟后,一个简单的二次函数,就出现在了草稿纸上。

钱穆恩看得直点头,心想不是不错嘛,这孩子脑子这么灵光,赵主任到底在挑剔个毛?

林淼搞出终极答案,急急忙忙往试卷上抄。

台上的老师这时又开始说道:“最后10分钟,做不出来的同学,可以开始交卷了。”

话音一落,礼堂里立马响起一片拖拉椅子的声音。

先是有十几个人站起来,随后便是几十个。

收卷子的监考老师,各自走到每一排的最前面。林淼这边,那监考老师走过来的时候,一瞧林淼正在奋笔疾书,简直像背答案一样在往外倾泄,顿时惊呼一声:“哇!”

头一个交卷子的学生,忍不住低头看了眼林淼的试卷,跟着喊道:“最后一题是这么做的吗?”

“交了卷子的同学请马上离开考场!”总裁判赶紧大喊。

但场面还是有点失控了。

“最后一题都能做得出来?”

“我倒数第二题都还没做完……”

“题目也太变态了……”

赵乾元听到这些话,赶紧又跑回林淼身边。

这时林淼已经完成了最关键的几步,只是将题干上的几个数字,代入方程,然后轻飘飘一算,便做完了最后一题。抬手一看,还有7分钟……

虽然有失水准,不过,还凑合吧。

已然没心思再做检查的林淼,直接拿起了卷子,对收卷老师道:“交卷。”

不想赵乾元却一把抢过去,飞快扫了几眼,然后指着最后一问,问钱穆恩道:“钱老师,这道题你提示他了?”

钱穆恩顿时就怒了,有点生气道:“赵主任,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我过来的时候孩子就在做题了,我是亲眼看着他一下子就把题解出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赵乾元忙道歉道,“我是没想到他还能做出来,刚才我还以为他已经放弃了……”

林淼这时再看赵乾元,就没觉得这老头有什么超凡气质了。

搞半天还是俗人一个,自己今天,也算是被中科局的牌子唬了一把,还差点影响比赛结果。

林淼一声不吭,默默把唯一一支笔放回书包,然后什么也不问,起身就往外走。赵乾元和钱穆恩也没阻拦,只有那个监考的老师,忍不住问道:“两位老师,孩子考得怎么样啊?”

钱穆恩看看赵乾元。

赵乾元道:“前面都没错,最后一题……现在看应该也是全对吧……”

监考老师惊声喊了出来:“那不是满分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叶一帆低头看着自己面前完全空白的最后两问,脑子都蒙了。他在杭城上初中,可是名满杭高的天才啊!跑来外国语初中读书,图的不就是自我挑战吗?

他都有两问完全没头绪,林淼那货,居然满分?还提前交卷了?!!!

叶一帆颓然地把笔一仍,盯着卷子傻了两秒,突然又赶紧把笔拿出来,在纸上画了两条和林淼刚才一模一样的辅助线,然后咬着牙飞快奋笔疾书。

妈个蛋蛋,还有五六分钟,这题能拿下!

可礼堂里的其他人,就没这么淡定了。

明明离考试结束还有5分钟,礼堂就乱了一锅粥。

交卷的,喊冤的,交头接耳的,崩溃大哭的,什么都来了。

总裁判看着都郁闷了。这么多届比赛都过来了,像今天这种情况,从未有过。看来以后真的不能提前10分钟交卷,5分钟就顶多了……

林淼听着身后的动静,浑身轻松地走出礼堂。

姜胜善就站在礼堂外,一见林淼出来,急忙上前问道:“淼淼,考得怎么样?”

林淼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姜校长!他居然考了满分啊!”林淼歌没唱完,身后突然扑来一阵香风。人称外国语初中第一任校花的陈渔同学,一把抱住林淼,万分惊喜地冲姜胜善大喊:“这次题目太难了,实验中学的人都说自己没做完,估计也就林淼能拿满分了!”

姜胜善闻言,眼珠子都在冒光。

满分,还是唯一的满分?……

那不就是稳稳的第一名了?!

初二阵容出战,首战告捷……

血赚!

这波血赚大发了!

喜欢重生之先声夺人请大家收藏:(www.wuyanxixs.com)重生之先声夺人屋檐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 - 重生之先声夺人全文阅读 - 重生之先声夺人txt下载 - 吹个大气球9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屋檐下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之无节操系统贴身保安软饭天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最强奶爸妙手狂医鬼医神农美漫之驱魔神探猎户出山桃运村医逆行万年第一神豪全球首富阎王殿最牛微信朋友圈我不是超级警察医武兵王俏总裁女神的无赖高手极品小神医恋上倾城女总裁合租医仙我的超级庄园全球废品王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神帝归来我真的不无敌
完本推荐: 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全文阅读神级巫医在bet365结束投注_bet365盘口编辑器_bet365足球竞技全文阅读重生之华夏文圣全文阅读网游之三国无双全文阅读重生在70年代全文阅读听说你爱我全文阅读继承遗产八百亿全文阅读重塑人生三十年全文阅读我有亿万神话基因全文阅读太浩全文阅读致命游戏全文阅读三国之召唤猛将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我家老宫失忆了[娱乐圈]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盗墓诡话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我们都是坏孩子全文阅读魔兽屠夫异界纵横全文阅读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寻物APP位面无限重生恶魔果实供货商水浒任侠悠闲乡村直播间bet365结束投注_bet365盘口编辑器_bet365足球竞技绝品仙医尊上我的老妈是土豪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剑域神王重生bet365结束投注_bet365盘口编辑器_bet365足球竞技仙尊天降横财动力之王僵尸保镖超级仙学院重生之绝世武神不灭战神天下剑宗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我家后门通洪荒至尊特工异能小农民杀神白起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寒门崛起造化之王武神毁灭系统刘备的日常万界收容所九零奋斗甜军嫂

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之先声夺人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之先声夺人txt下载手机版 - 吹个大气球9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屋檐下小说移动版 - 屋檐下小说手机站